國家發布首期失信黑名單月度分析報告

截至2018年5月底,全國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累計歸集失信黑名單信息1295萬條,涉及840萬失信主體,主要包括失信被執行人、重大稅收違法案件當事人、違法失信上市公司、安全生産黑名單等。本月新增失信黑名單主體數量為248,417,退出黑名單主體數量為126,790(見表1)。

  一、新增失信黑名單情況

  從失信黑名單主體性質看,本月新增失信自然人210,916人,占新增失信主體總量的84.90%,新增失信法人及其他組織為37,501家,占新增失信主體總量的15.10%(見圖1)。

  從失信類型看,本月失信被執行人新增數量最多,共218,013家,占失信黑名單新增總量的87.76%;工商吊銷企業新增28,909家,占失信黑名單新增總量的11.64%;重大稅收違法案件當事人新增1349家,占失信黑名單新增總量的0.54%;海關失信認證企業新增119家,占失信黑名單新增總量的0.05%;大數據失信黑名單新增27家,占失信黑名單新增總量的0.01%(見圖2)。

  從地區分布看,新增失信黑名單企業數量排名前五的省份是江蘇、浙江、廣東、河南、山東,其中,江蘇省本月新增失信黑名單企業數量最多,共5379家;浙江省新增失信黑名單企業3671家;廣東省新增失信黑名單企業3435;河南省新增失信黑名單企業2928家;山東省新增失信黑名單企業2774家(見圖3)。

  新增失信黑名單企業占本省企業比例最高的五個省份是甯夏、河南、江蘇、浙江、安徽。其中,甯夏新增失信主體數量占本自治區企業總數比例最高,達到0.226%;河南、江蘇、浙江、安徽分别排在第二至五位(見圖4)。新增失信黑名單企業占本省企業比例最低的五個省份是西藏、海南、青海、陝西、内蒙古(表2),均為經濟欠發達地區。

  總體來看,新增失信黑名單企業數量最多和屬地占比最高的省份主要集中在經濟發達地區,而經濟欠發達地區新增失信黑名單企業數量和屬地占比則相對較低。

 

  二、失信黑名單整改退出情況

  從失信黑名單主體性質看,本月退出失信自然人115,004人,占退出失信主體總量的90.70%,退出失信法人及其他組織為11,786家,占退出失信主體總量的9.30%(見圖5)。

  從失信類型看,本月失信被執行人退出數量最高,共122,893家,占失信黑名單退出總量的96.926%;工商吊銷企業退出數量3863家,占失信黑名單退出總量的3.047%;海關失信認證企業退出數量31家,占失信黑名單退出總量的0.024%;重大稅收違法案件當事人3家,占失信黑名單退出總量的0.002%(見圖6)。

  從地區分布看,退出黑名單企業數量排名前五的省份是福建、四川、江蘇、河南、廣東。其中,福建省黑名單企業退出力度最大,共退出1893家企業;四川省退出失信黑名單企業1425家;江蘇省退出失信黑名單企業1393家;河南省退出失信黑名單企業936家;廣東省退出失信黑名單企業764家(見圖7)。

  本地區黑名單企業退出率排名前五的省份是福建、四川、河南、安徽、西藏(見圖8)。其中,在失信黑名單企業退出數量和本地區失信黑名單企業退出率兩個指标上,福建、四川兩省均居全國前兩位。

  三、重點領域失信行為分析

  本月新增失信黑名單主要集中在失信被執行人。經數據統計分析發現,新增失信被執行人中,71.80%的企業涉及履約失信,主要集中在借貸違約、買賣違約及拖欠工資,其中買賣違約最為嚴重,在新增失信被執行人中占比高達38.09%(見圖9)。其中,借貸違約主要集中在建築、環保、廣告、食品藥品領域;買賣違約主要集中在房地産、環保、電子商務領域;拖欠工資主要集中在旅遊、電子商務、食品藥品及交通運輸領域(見圖10)。

  在房地産領域,買賣違約占比高達50.62%,由于房價變動等原因,買賣雙方合同違約問題高發。在房地産市場火熱時,住房價格快速上漲,部分賣家簽約後出現反悔而“拒不過戶”;而随着政府加大房地産市場調控力度,樓市趨冷,一些買家又因擔心房價下跌而出現棄購違約。房地産中介人員為促成交易違規操作加劇失信風險。為促成房地産交易,一些中介人員常常建議買家和賣家簽訂“陰陽合同”來避稅和提高杠杆率,進而騙取銀行的高額貸款,當法院判合同無效,買賣雙方随即陷入合同糾紛。

  按照涉案金額多少,表3、表4、表5中分别列出借貸違約、買賣違約及拖欠工資排名前十失信企業。

來源:信用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