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迪:亞太區2019年主權信用展望穩定

穆迪表示,亞太地區國家2019年主權信用展望穩定。該展望基于穩健的國内基本面,包括不斷提高的收入和競争實力、總體充足的外彙儲備以及較為可觀的國内儲蓄,這些都将繼續支持政府的信用質量。然而,增速放緩和下行風險有所增加。風險源于美國(Aaa,穩定)和中國(A1,穩定)間的緊張關系、全球融資環境趨緊和逐漸變化的國内政策重點。穆迪表示,受不錯的經濟增長和稍有降低的政府債務負擔支撐,歐元區國家2019年主權信用展望穩定。盡管2019年歐元區經濟增長将放緩至1.9%,但這足以支持信用質量。然而,貿易摩擦加劇和全球經濟放緩是今年歐元區良好宏觀經濟環境面臨的主要外部下行風險。
主權評級調整方面,惠譽将厄瓜多爾B-評級的展望由穩定調為負面。
上周(2019.1.7-1.13)國内債券主體評級下調家數3家,上調家數3家。
上周(2019.1.7-1.13)國内債券違約2起,涉及公司為新光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河南衆品食業股份有限公司。
一周經濟觀點
穆迪:亞太地區2019年主權信用展望穩定,但下行風險增加。(2019.1.10)

穆迪表示,亞太地區國家2019年主權信用展望穩定。該展望基于穩健的國内基本面,包括不斷提高的收入和競争實力、總體充足的外彙儲備以及較為可觀的國内儲蓄,這些都将繼續支持政府的信用質量。
然而,增速放緩和下行風險有所增加。風險源于美國(Aaa,穩定)和中國(A1,穩定)間的緊張關系、全球融資環境趨緊和逐漸變化的國内政策重點。
經濟展望轉弱意味着應對信用挑戰的窗口正逐漸收窄。
2019年,中美兩國的關系可能在涉及貿易、投資、科技和地緣政治等方面的相關摩擦和協調間來回波動。
穆迪預計2019-2020年亞太地區的經濟擴張節奏将有所放緩但仍然穩健。2019年,亞洲地區新興市場和前沿市場經濟體增速放緩幅度可能最大,GDP增速中值或将分别降至5.5%和5.2%,低于穆迪2018年的預測水平。亞洲地區發達經濟體的增速或将放緩至2.5%。
經濟增長将受到不斷提高的收入和競争力的支撐,後者受到基建投資的支持。充足的外彙儲備和國内儲蓄可為應對外部沖擊提供較大緩沖。
然而,中美緊張局勢對亞太地區投資的抑制作用和對增長潛力的不利影響可能超出穆迪當前預期,因為該地區對中國的貿易敞口較大且區内生産供應鍊一體化程度較高。
更高的風險溢價則會削弱債務負擔能力并增加政府的流動性風險,尤其是對前沿市場。
新興和前沿市場國内的政策重心正從财政整頓和解決金融部門弱點轉移,這将使他們的主權信用風險增加。
對部分發達經濟體來說,長期來看,對社會福利和包容性增長的日益關注有利于提升社會凝聚力和政策實施效率,但這有可能會損害短期的盈利和投資能力。
穆迪:歐元區2019年主權信用展望穩定。(2019.1.8)

穆迪表示,歐元區國家2019年主權信用展望穩定,主要受到不錯的經濟增長和稍有降低的政府債務負擔支持。
2018年針對該地區的大部分評級是正面的。目前,歐元區國家主權信用展望穩定的有15個,正面4個。這是自2007年以來,該地區首次沒有負面主權信用展望的一年。
盡管2019年歐元區經濟增長将放緩至1.9%,但這足以對信用質量起到支撐。然而,貿易摩擦加劇和全球經濟放緩是今年歐元區良好宏觀經濟環境面臨的主要外部下行風險。
保護主義可能升級的不确定性,以及政治分歧引發的對經濟政策方向的擔憂加劇,可能對市場情緒和投資産生負面影響。
盡管美國(Aaa,穩定)和歐盟(Aaa,穩定)在去年7月恢複了友好關系,但仍存在美國對汽車和零部件加征關稅的風險。鑒于經濟的開放性,德國(Aaa,穩定)和斯洛伐克(A2,正面)将是受影響最大的。
此外,英國退歐的不确定性依然很高。由于貿易和金融的聯系,最容易受到英國無協議退歐影響的歐元區國家是愛爾蘭(A2,穩定)、比利時(Aa3,穩定)、荷蘭(Aaa,穩定)、塞浦路斯(Ba2,穩定)和馬耳他(A3,穩定)。
在歐元區内部,日益加劇的政治分歧繼續改變着傳統的議會平衡。這給國家層面的政策方向帶來了不确定性,并限制了旨在增強歐元區抗沖擊能力的改革。
2019年,歐元區約有一半的主權國家将出現财政赤字,歐元區整體财政赤字将小幅擴大至GDP的0.9%。雖然該地區的政府債務負擔将繼續逐步下降,但仍占GDP的84%,遠高于全球金融危機前的水平。對于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等一些歐元區國家而言,政府負債上升仍将是評級限制因素。
主權評級
一周評級下調

惠譽将厄瓜多爾長期本、外币主體違約等級B-的展望由穩定調為負面,确定短期本、外币主體違約等級為B,評級上限B-。依據為該國2019-2020年較大的融資需求和在全球融資環境收緊的背景下該國獲得融資的不确定性。(2019.1.10)


來源:第一财經研究院